首页 资讯 热点 实时 关注 科技 地区 财经 生活 汽车

市场

武汉网旗下栏目: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

天津石化炼油部长输管道人迎来2018年第一场雪

摘要:1月21日晚,2018年的第一场雪在数九的寒夜姗姗来迟,曼妙的雪花在风中飞舞。 南疆码头塘港Ф426原油输送管线清理现场,进行施工作业的人们正焦急地等待第二辆液氮车到达。 “液氮车到了,赶紧准备进行通球清管。”被风雪延误的第二辆液氮车刚到现场,天津

  1月21日晚,2018年的第一场雪在数九的寒夜姗姗来迟,曼妙的雪花在风中飞舞。

  南疆码头塘港Ф426原油输送管线清理现场,,进行施工作业的人们正焦急地等待第二辆液氮车到达。

  “液氮车到了,赶紧准备进行通球清管。”被风雪延误的第二辆液氮车刚到现场,天津石化炼油部长输管道车间设备员张长恒便开始指挥起来。

  塘港Ф426原油输送管线起点于南疆油库,终点在天津石化,全线长约40公里。去年刚从徐州管道局移交过来。随着公司炼油升级改造项目的推进,经上级研究决定,将其改为输送成品油管线。

  管线在投用前需进行各项准备,通球清管是其中重要的一项,即将聚氨酯球放入管道,然后再通入氮气推动聚氨酯球,将杂质、铁锈带出管道。这是长输管道惯用的清理管线方式。然而,这个在装置区比较简单的吹扫操作,在南疆码头操作起来却有些棘手。

  雪越下越大,大地一片银白。本该是热火朝天的施工场景,此时却略显安静,每个人都面带愁容。

  谁都没想到,作为推动聚氨酯球动力的氮气却成了施工的一大难题。现场没有氮气服务点,只能用液氮车。车间与南疆码头消防、安检、交警、派出所等部门多次进行沟通,但液氮车占道申请仍没有办理下来。液氮车无法靠近管线,咋办?炼油部副经理贾树军与车间协商后决定:“拆墙,先保证施工,作业结束再恢复。”

  一个问题解决了,又一个问题接踵而至——液氮高压软管无法使用。车间主任李树祥和技术员、设备员商议,最后决定用钢管焊接吹扫管线。

  寒夜里,雪花飘舞,焊花飞溅。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寒夜。焊工师傅尽管戴着手套,可因长时间在户外作业,还是冻得浑身发抖。万全公司紧急调用两组焊工轮流作业以保证施工质量。

  终于可以进行通球清管工作了,张长恒长舒一口气。尽管寒意阵阵,但当大片大片的雪花被风挟裹着从他的脸颊淘气地滑落时,他甚至感到有些小确幸:瑞雪兆丰年嘛,何况这是2018年的第一场雪。有美丽纯洁的雪花为伴,这个寒夜不孤单。(翟艳丽 朱孟光)

2018-01-30 网络整理